约亨哼哼

金凌的亲舅妈:)

【鲁尔区大三角】【阿花生贺———送给队长】【臀新大总攻加强势表白】
第一次发文竟然算错时间了,德国杯的四分之一决赛是北京时间3月2号3:45,就算慕尼黑比这里晚七个小时的时差那也是8:45,理论上讲阿花肯定吃完蛋糕了,而且比完赛就得洗洗睡了,好辛酸~不过这样也好,彼此都是未知并不带消极情绪地过生日最好了!
虽然不知道比赛结果但还是写了矿矿出局💙💙💙毕竟我老公二娃主队小破仁,不过要是矿矿赢了我也会高兴的~希望今年欧冠冠军我仁欧联冠军我矿,加油啊!
正文———
一声哨响,比赛结束。
看着安联看台上的那抹皇家蓝,赫韦德斯感到很抱歉,从盖尔森兴基到慕尼黑的距离并不近,一路的飞行也让他感到很疲惫,更不用说这些远道而来的自家球迷了。第六个赛季了,还是没能打破拜仁的垄断①,看来,离冠军越来越远了呢。赫韦德斯低下头,瞳仁里那团冰冷的蓝色火焰终究还是黯淡了下去。
今天……
是他的生日啊。
“贝尼!”一声急促的喊叫,两个近乎两米的大汉朝他跑了过来。
“呼———累死我了。干嘛跑到这里来?好不容易才找到你。”
诺伊尔早已把自己的球衣扔给了南看台,此时这件绿色的紧身衣根本包裹不住他那结实的肌肉。
他又强壮了。
赫韦德斯记起他当年在沙尔克的时候,矮小的守门员因为身高劣势,需要常常将皮球在禁区外化解,这成就了他出色的脚法,他也因此变得更强壮了。
也是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南方温暖富庶,自然是养人的好地方。他想起鲁尔区前几年的水质,也为自己掉的那几把头发惋惜②。
“咋不说话呀,走吧,先去洗澡,待会儿要给你开生日party。”胡媚尔斯说完便拉着赫韦德斯往球员通道走。
“不了马茨,”赫韦德斯停了下来,“你们和队友一起庆祝晋级吧,我去找我的队友,他们会给我过生日的。”他指了指远处的费尔曼,但对方正在和主教练说话,并没有看向这边。
“贝尼…”胡梅尔斯把手压在赫韦德斯的肩膀上,迫使他转过身来,“我知道输了球你不好受,尤其还是在今天。但你们还有欧联杯啊,魏帅是名优秀的教练,他为奥格斯堡做出来不可磨灭的贡献,我相信他一定能带领你们拿下冠军的!”
“是啊贝尼,你别忘了,这里还有托马斯、菲利普、约书亚和热罗姆,以及我和马茨。我们虽效力于不同的俱乐部,但我们都是队友啊。今天和你打德国杯的是队友,昨天和你一起赢大力神杯、打德劳内杯的就不是了?你知不知道当我们知道四分之一决赛会遇到你时,我们就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我们尊重你,所以我们不放水、更拼命、全力以赴,因为我想要你知道,不管在哪里,不管什么时候,我每一天都非常想念你,对待你,我还那个曼努!”
话都到了这份上,赫韦德斯只好答应,他有些诧异诺伊尔为何如此激动,但是当他看到他真切的眼神,他便明白了。
“走吧让他们也过来,两队一起过会热闹些,今晚都嗨起来,再搓几把牌,对了曼努今晚你可不准出千啊,你得让贝尼多赢几把。”
“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出千了?!”诺伊尔猛地一抬手,用胳膊扼住了胡媚尔斯的脖子。
“那你解释一下上次那五张黑桃A是怎么回事?!…………哎哎哎你放开我呀你知不知道你身上全是汗呀啊啊啊啊!”
赫韦德斯笑了,他想起七年前他们三个跟着国家队给能益多做广告的时候,休息时也是像现在这样,曼努左臂挎着马茨,右臂搂着自己,扬言说要从超市买来全部的面包,每一片都涂上一层巧克力酱,垒成一个巧克力面包塔。
他突然有点想尝尝巧克力酱了,嘿嘿。
铩羽安联又怎样,有他们在身边,才是最大的胜利。
“听说你前几天订婚了,恭喜。”
赫韦德斯祝贺道。
岁月催人老,而回忆永不忘。
一如当年。
END———
①拜仁并没有垄断德国杯,此处为语境需要(什么鬼),11-12赛季冠军是多特,14-15赛季冠军是狼堡。
②鲁尔区的水没有问题,看看兔子就知道了。这里是胡说八道,但我觉得可以调节气氛于是就打上了嘿嘿。
差点忘了说正事,生日快乐,我的花队。🎂🎂🎂

评论(5)

热度(15)